内蒙古的鼠疫就是欧洲的黑死病吗?

内蒙古某市发布鼠疫三级预警,这是第二严重的等级,预警总共分四个等级,一个到20个病人感染属于第三级。

鼠疫或者黑死病由鼠疫杆菌(yersinia pestis)引起,这是一种细菌,现在普通抗生素可以杀死,只要治疗及时,鼠疫不会引起新冠病毒(cronavirus)那样的大瘟疫。

Yersinia pestis 鼠疫杆菌
鼠疫杆菌

鼠疫在欧洲叫做黑死病(black death),或者淋巴腺鼠疫(bubonic plague),(bubo)是腋窝(armpit)或者大腿内侧(groin)的淋巴(lymph)肿块,感染鼠疫杆菌发炎会引起淋巴肿胀,同时患者皮肤会出现皮下出血而变黑,所以叫做黑死病。

黑死病流行欧洲,一个城市往往死大半人口。城市敲梆人(City/town Crier)会一边摇铃,一边喊:“把你家的死人拉出来”(Bring out your dead.)。某家由刚刚死去的人,就拉出来扔在板车上。著名喜剧的《圣杯传奇》(Monty Python and the holly grail)里面的就有这一幕。其中一家把没死的扛出来,敲梆人说“我不能把没死的人拉走,这是规定。”那家人说,“他眼看要死了。”病人说,“我还没死。”敲梆人左顾右盼看着没人,就拿梆棰敲病人的头,敲晕后扔在板车上拉走。

[embedy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cbR1J_4ICg%5B/embedyt%5D

黑死病瘟疫医生(Plague Doctor)当时被称作鸟嘴医生,因为他们戴着形状如鸟喙的面具(beak-like mask),面具上按着一堆玻璃眼罩,鸟嘴里往往放一些草药和香料,用来抵挡恶臭和瘴气。鸟嘴医生手里拿着一根拐杖,用来检查病人不需要身体直接接触。有时候他们会敲打病人,惩罚他们的罪恶,祈求上帝赦免。

十四世纪的“黑死病”给欧洲带来了黑色恐怖阴霾,因此也削弱了人们对罗马教皇的信仰。此后一直到十八世纪末期差不多五百年,大大小小的瘟疫不断,生存与否的不确定性,导致了人们“活在当下”的情绪,于是有了簿伽丘的《十日谈》和文艺复兴。

新冠病毒肺炎瘟疫大流行以来,大规模地感染和死亡,全世界封城(lockdown),除了对日常生活和经济活动造成的直接后果,更加深层和久远的影响并未可知。有一点似乎可以看到,全球化(globalization)趋势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民主(democracy)制度也遇到前空前的挑战。在疫情爆发以前,民粹主义(Populism)思潮滥觞,筑城墙,加关税壁垒,贸易战,种族歧视和排斥少数族裔和外国人。疫情爆发以后政府以“抗疫”的名义悄悄地加强控制,而“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fe matters,BLM)“或者”黑命贵“(翻译并不确切)运动为代表的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也同时爆发。

英国《大宪章》发布以来至今八百年,民主制度和全球化已经到了鼎盛时期,如果新冠病毒肺炎瘟疫长期伴随人类,反全球化是否也会不可逆转的,脆弱的民主制度是否会被中央集权(totalitarianism)取代,世界因此而进入保守和黑暗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