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战在即,中国低估印度了吗?

金圣飙曾说:我预测过贸易战导致中国股市在三千点以下徘徊超过四周,必有政局大动荡; 疫情封城清明节没有结束,必有公民抗命运动。下一个需要验证的是,端午节如果还须要雄黄酒解毒,中秋节前后必有战争。正如政局大动荡在人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开始,全球公民抗命也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爆发。战争也会这样。

金半仙说这话的时候神色凝重,但当时没有人以为然。因为金圣飙历来喜欢说一些大而空的话,往往捕风捉影,毫无根据。不过清明节过去了,端午节也过去了,中秋节跟国庆节同一天,应该是普天同庆,怎么可能有战争呢?

不过现在看来,疫情可以解释为“政局大动荡”,“黑命贵”也可以解释为全球“公民抗命运动”。金半仙当面对听众的耻笑,还加了一句:“这是对民主制度的全方位攻击,文明经受最严重的考验。这一切的源头是川普上任以前的民粹主义和去全球化思潮。”没有人知道他的判断依据,听完也就散了。最近网络流传好多文章说“开战在即”,中国人可能都“低估”了印度了,也可能“误判”美国了。难道金半仙的预测真的有一点影子在里面吗,在此摘录一些要点,供读者诸君自己判断。

第一、军事演习。

军事演习常常是发起战争的前兆,尤其是在剑拔弩张的边境上。历史上很多次战争都是由军事演习直接演化为战争。抗战时期,日军演习时,借口一名士兵失踪,于是发动卢沟桥事变。现代战争中,美军更是经常借助演习,来发动对目标国家的进攻。

第二、中断经济交往。

断绝在经济上的往来,就是不想在发动战争时,受制于人。

第三、经济危机

战争不是做客、拉家常,是要死人的。没有人喜欢战争,除非是战争狂人。但是,如果发生经济危机,需要转嫁国内矛盾的话,情况就会发生逆转。政治人物更喜欢对外发动战争,来稳定自己的政治地位。

第四、扩军备战

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打仗打的是后勤,而如何确保后勤供应,就需要提前做好战略物资的囤货。

第五、舆论宣传

俗话说,师出要有名。例如,美国在发动伊拉克战争前,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就是用一管洗衣粉在联合国宣称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通过新闻宣传,同仇敌忾,团结民众,我们叫战前总动员。所以,战前预兆是最准确、最直接的预兆,肯定就是媒体新闻。比如,如果哪一天,大家的手机突然弹出一条“勿谓言之不预”的新闻,说明战争就不远了。

第六、撤侨

很明显,撤侨是不想让自己的国民成为敌国的人质。

根据以上六点,我们分析一下中国是否做好了战前准备。

首先、中国没有做政治动员。

2020年6月17日,即加勒万河谷冲突发生后,王外长就同印度外长苏杰生通电话。在6月15号加勒万河谷中印冲突后,中方一直没有披露解放军伤亡数字。

其次、中国没有对外做统战。

这体现在国家领导人频繁出访(疫情不便)或电话沟通,同时向全世界宣传我们的底线和自卫反击的正义性。当然,除了北朝鲜、伊朗、巴基斯坦和非洲一些国家外,也没有什么国家可以统战的。俄罗斯本来是白眼狼,给双方卖武器,单单发点战争财也就算了,说不定还背后捅你一刀。其它周边国家和欧美等西方国家大都支持印度,完全是一个外交上的困境,怎么统战?

最后、媒体舆论

目前,不仅官媒没有大篇幅的中印边界冲突的报道,自媒体包括文子稻的多篇涉印文章都被外星人劫持了。

据新华社6月28日报道,自2020年7月1日零时起,预备役部队全面纳入军队领导指挥体系,由现行军地双重领导调整为党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有点备战的意味了。

相比中国而言,印度备战就充分很多。

首先、印度总理亲临前线劳军。

7月3号,莫老仙不顾年迈体弱、飞机坠毁的风险,突然跑到海拔4000米的中印边境前线达拉克列城。

第二、边境增兵

印度已经向拉达克地区增兵36000人,目前又增兵75000人。十多万人呐!印军的运兵车一辆又一辆,看不到边;印军更是密密麻麻的在边境线集结。在前线,印度除了14军属于常态部署外,又调集印度王牌15军装甲部队山地部队增援。与此同时,大量战机部署到前线机场,印军战机甚至飞抵中印有争议地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都是战前军事部署,是准备发动一场战役级别大战的。

第三、对华制裁

目前印度全面抵制中国制造、推迟各港口中国产品的清关、封禁59款中国APP后,莫老仙关掉了微博账号,还禁止任何中国公司或与中国公司合资的企业参与道路建设项目。这都是和中国中断经济往来的举动。

第四、媒体煽动仇华情绪。

这就是战前的政治总动员。

第五、紧急增加军购

加勒万河谷冲突后,印军至少死亡20人。印度举国震动,和中国一战,一雪前耻的呼声高涨。印度立即向俄罗斯、法国加紧购买战机和导弹,又向以色列急购反坦克导弹。如此高调增加武器进口,就是打大仗和长期作战的准备。

第六、开展外交斡旋

主要是企图赢得美日澳英法等国的支持。

第七、疫情失控和经济危机并存。

用对外战争转移国内危机,很符合莫老仙的逻辑和常用手段。

以上种种,还能说,印度不准备打仗吗?

现在看,中印双方寸土不让的加勒万河谷地区,满眼尽是贫瘠的荒原。不要以为,中印边境都是这副景象。事实上,被印度侵占的藏南地区,可是风景绝美,土地肥沃,深林茂密,号称西藏的“江南”哦。而且,战略位置极其关键。

藏南地区有多大?网上说约9.3万平方公里。如果大家对这个数字没有印象的话,对比一下吧:浙江省面积10.55万平方千米;台湾省面积3.6万平方公里;也就是说,藏南地区相当于一个浙江省或者大约3个台湾省!1987年,印度宣布在藏南地区设立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事实上完成了占领后的合法化程序。我们只是在地图上保留了藏南的位置,印度却实际拥有了藏南!

这就是现实。我们常说战场上得不到的,也别想在谈判桌上得到。现在,如果谁说可以通过谈判就能收回富饶的藏南地区,那是白天做梦!

内蒙古的鼠疫就是欧洲的黑死病吗?

内蒙古某市发布鼠疫三级预警,这是第二严重的等级,预警总共分四个等级,一个到20个病人感染属于第三级。

鼠疫或者黑死病由鼠疫杆菌(yersinia pestis)引起,这是一种细菌,现在普通抗生素可以杀死,只要治疗及时,鼠疫不会引起新冠病毒(cronavirus)那样的大瘟疫。

Yersinia pestis 鼠疫杆菌
鼠疫杆菌

鼠疫在欧洲叫做黑死病(black death),或者淋巴腺鼠疫(bubonic plague),(bubo)是腋窝(armpit)或者大腿内侧(groin)的淋巴(lymph)肿块,感染鼠疫杆菌发炎会引起淋巴肿胀,同时患者皮肤会出现皮下出血而变黑,所以叫做黑死病。

黑死病流行欧洲,一个城市往往死大半人口。城市敲梆人(City/town Crier)会一边摇铃,一边喊:“把你家的死人拉出来”(Bring out your dead.)。某家由刚刚死去的人,就拉出来扔在板车上。著名喜剧的《圣杯传奇》(Monty Python and the holly grail)里面的就有这一幕。其中一家把没死的扛出来,敲梆人说“我不能把没死的人拉走,这是规定。”那家人说,“他眼看要死了。”病人说,“我还没死。”敲梆人左顾右盼看着没人,就拿梆棰敲病人的头,敲晕后扔在板车上拉走。

[embedy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cbR1J_4ICg%5B/embedyt%5D

黑死病瘟疫医生(Plague Doctor)当时被称作鸟嘴医生,因为他们戴着形状如鸟喙的面具(beak-like mask),面具上按着一堆玻璃眼罩,鸟嘴里往往放一些草药和香料,用来抵挡恶臭和瘴气。鸟嘴医生手里拿着一根拐杖,用来检查病人不需要身体直接接触。有时候他们会敲打病人,惩罚他们的罪恶,祈求上帝赦免。

十四世纪的“黑死病”给欧洲带来了黑色恐怖阴霾,因此也削弱了人们对罗马教皇的信仰。此后一直到十八世纪末期差不多五百年,大大小小的瘟疫不断,生存与否的不确定性,导致了人们“活在当下”的情绪,于是有了簿伽丘的《十日谈》和文艺复兴。

新冠病毒肺炎瘟疫大流行以来,大规模地感染和死亡,全世界封城(lockdown),除了对日常生活和经济活动造成的直接后果,更加深层和久远的影响并未可知。有一点似乎可以看到,全球化(globalization)趋势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民主(democracy)制度也遇到前空前的挑战。在疫情爆发以前,民粹主义(Populism)思潮滥觞,筑城墙,加关税壁垒,贸易战,种族歧视和排斥少数族裔和外国人。疫情爆发以后政府以“抗疫”的名义悄悄地加强控制,而“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fe matters,BLM)“或者”黑命贵“(翻译并不确切)运动为代表的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也同时爆发。

英国《大宪章》发布以来至今八百年,民主制度和全球化已经到了鼎盛时期,如果新冠病毒肺炎瘟疫长期伴随人类,反全球化是否也会不可逆转的,脆弱的民主制度是否会被中央集权(totalitarianism)取代,世界因此而进入保守和黑暗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