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奇缘》里的水坝

喀喇昆仑的冰川仍然埋藏着所有的记忆,地精长老告诉你等待修复的错误其实是三峡大坝,但是溃堤后洪水向哪里导流才能挽救被淹的命运,还真的是一个问题。天真无邪的儿童动画片《冰雪传奇》原来隐藏着如此敏感的政治元素。

在电影里,水坝(Dam)往往是负面的东西,不过迪斯尼动画《冰雪奇缘》(Frozen)和续集(Frozen II)则更进一步,本来作为和平的礼物,给魔法森林(Enchanted Forest)带来繁荣的水坝却是一个阴谋,水坝落成庆典上谋杀手无寸铁的土著领袖激怒了森林里的精灵,迷雾封锁了魔法森林,给整个世界带来灾难,唯一解除水坝带来的魔咒只有炸毁水坝。

很久以前,艾莎(Elsa)和安娜的祖父阿伦代尔(Arendelle)的统治者卢纳德国王(King Runeard)在魔法森林的峡谷(Fjord)中修建了一座大坝,为居住那里的诺斯德拉(Northuldra) 人提供了一个和平的“礼物”,说是给那片土地带来繁荣。

在大水坝落成庆典当天,发生了意外的武力冲突,当时没有人知道真相,后来艾莎发现,该水坝是一个阴谋诡计,相当于一个符文(rune),旨在削弱诺斯德拉人魔力并使其依赖于阿伦代尔(Arendelle)王国。卢纳德国王谋杀了手无寸铁的土著领袖,因此爆发了暴力冲突。卢纳德国王掉下悬崖摔死,而流血冲突激怒了魔法森林里的地、火、水、风四大精灵,突然间起了狂风暴雨、飞沙走石,一阵迷雾降临并且封锁了整个魔法森林。当时艾莎的父亲阿格纳(Agnarr)还是个小孩,晕过去后被土著女孩伊杜娜(Iduna)救出,后来成了艾莎的母亲,而诺斯德拉人以及幸存的阿伦代尔将士被困在魔法森林里三十多年。

因为伊杜娜无私地拯救了安格纳(Agnarr)而使艾莎天生拥有魔力。在《冰雪奇缘》里,艾莎就是连接双方族群河四大元素的第五精灵,但是开始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和肩负的使命,相反地她对自己的魔法感到恐惧。甚至艾莎和阿娜的父母也不清楚,在艾莎跟安娜玩耍扔雪球的时候无意间魔法伤了安娜以后,他们决定远航去”记忆之河”阿托哈兰(Ahtohallan)寻找艾莎天生具有魔法的答案。

艾莎(Elsa)和安娜的父母在通往阿托哈兰河的海上船只失事,阿伦代尔王国就剩下两个女孩。艾莎隐藏自己的魔力,不让人靠近,把内心封闭,不让人看清,但是最终在加冕典礼上,她的秘密大白于天下,于是她决定放手,不再躲藏,关上身后的门,告别过去,不再回首。

在这自我解放和蜕变的过程,艾莎一边逃离阿伦代尔,一边唱《放手吧!》(Let it Go!)大家可能经常听到这首个,即使你不知道唱的什么,也能感觉到旋律优美,同时非常揪心:

And the fears that once controlled me
而恐懼曾一度攫住我的勇氣
Can’t get to me at all
但它別想永遠支配我

艾莎扔掉王冠,解散头发,完全放飞自己,测试自己能力的极限,那些曾经桎梏她的恐惧,魔爪突然消失,而她瞬间感到完全的自由。这首迪斯尼动画片《冰雪奇缘》的主题歌,非常适合那些活在恐惧里的人们。

不过,当“真爱之吻”(Kiss of True Love)化解了冰冻,艾莎回到王宫,但她觉得女王的宝座并不真正属于她,头上的王冠也不适合她,在加冕后三年,她听到一个未知的呼唤,似乎来自魔法森林,也许是更远的“记忆之河”阿托哈兰。地精长老告诉艾莎魔法森林有一个错误需要修正,否则王国没有未来。

冰雪两姐妹艾莎和安娜、雪人欧拉夫(Olaf)、驯鹿(Sven)和凿冰人克里斯托弗(Kristoff)一起出发去寻找答案。在“自我发现”的路途上,艾莎知道自己就是”第五精灵”,连接地、火、水、风的桥梁,而那神秘的呼唤就来自于她自己的内心。她驯服了风灵、火精(形象是一只蜥蜴)和水精(一头骏马),在水精的帮助下抵达了“记忆之河”,原来那阿托哈兰河其实是“冰河”(River of Ice)或者“冰川”(Glacier),在那里发现了祖父卢纳德国王的惊天阴谋,就是矗立在魔法森林峡湾上的大坝。这个大坝就是地精长老所说的需要修正的错误。

修正这个错误的唯一办法是炸掉大坝,恢复地火水风四大元素的和谐共处。安娜吸引土灵(形象是石头巨人)往大水坝丢掷大石块,使大水坝最终崩塌溃堤。

艾莎用她的魔力导流了奔腾而来的洪水,挽救了阿伦代尔王国被淹的命运,平息了骚动的四大元素,从此雾霾、冰雹、水灾、地震、台风都消失了,她自己作为第五精灵连接阿伦代尔王国、诺斯德拉部落以及四大元素的桥梁(Bridge),自然恢复了和谐状态。但是喀喇昆仑的冰川仍然埋藏着所有的记忆,地精长老告诉你等待修复的错误其实是三峡大坝,但是溃堤后洪水向哪里导流才能挽救被淹的命运,还真的是一个问题。天真无邪的儿童动画片《冰雪传奇》原来隐藏着如此敏感的政治元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