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万河谷与“大博弈”时代

加勒万河谷和中印边境流血冲突

这两天,想必大家听说加勒万河谷了。加勒万河总长80公里,发源于喀喇昆仑山脉,流经阿克赛钦,进入拉达克东部与什约克河汇合。

听着有点陌生,说着更加拗口是不是?那是因为加勒万河谷在英国和俄罗斯的“狮熊大博弈”(The Great Game,1813-1907)时代进入全球历史舞台。那个时候的阿富汗夹在大英帝国和俄罗斯之间左右为难。

在这场大博弈中,一个英国探险家在这个地区迷路了,偶然碰到一个14岁的男孩,这个男孩名叫加勒万(Ghulam Rasool Galwan,1878-1925),他凭着直觉把这个探险队带出河谷,英国的探险家一高兴,就用他的名字命名这个河谷。后来加勒万自己成了探险家,并且学会了英语,把自己的探险经历写成自传。加勒万的祖先来自喀什米尔,在喀什米尔语里的意思是“强盗”。后来,美国和苏联大博弈发生,中国和印度夹在美国鹰和北极熊当中左右为难,最终在1962年进行了一场残酷的代理人战争,战场就在加勒万河谷。

现在,龙象大战似乎刚刚开始,加勒万河谷有一次成了热点。夹在龙象之间可能是巴基斯坦和尼泊尔,到底是进行有一场代理人战争或者是直接交火并不清楚。

中印边境紧张的冲突的大背景是中美贸易战和全球新冠病毒疫情危机,但主要根源在于领土和水资源争端。

领土争端开始于大英帝国、西藏和清政府时代划定的麦克马洪线,英国和西藏同意麦克马洪线,但是清政府表示反对。1962年中印战争以后出现了“实际控制线”(Line of Actual Control)。1967年印度在乃堆拉(Nathu La)边境架设铁丝网出现对峙,1987年印度设立阿鲁纳恰尔邦以及2017中国在洞朗修建公路发生过冲突。

领土和水资源争端有三个关键的名词,就是实际控制线(LAC)、班公错第四指(Fingers)和雅鲁藏布江大拐弯。

2020年六月16日的流血冲突开始于印度在实际控制线一侧修建了一条长达255公里的公路,连接喀喇昆仑山口的军事据点道拉特·贝格·奥尔迪(Daulat Beg Oldie),什约克(Shyok)和达布克(Darbuk)的DSDBO公路。

班公错湖北岸总共有八个山脉,双方士兵成为“手指”,中印双方的实际控制线在第八指和第四指,边境巡逻队经常在这里互相遭遇对峙。

印度方面一直担忧中国在雅鲁藏布江修建水电项目会给布拉马普特拉河水量带来重大影响。印度政策研究中心水资源问题专家甚至声称:“中国通过在雅鲁藏布江上修筑大坝,极有可能将水变成对付印度的武器。”而中国方面同样对印度的任何水利开发利用会危及中国对藏南地区的主权。
中国水利开发一直让印度和东南亚国家感到非常紧张、疑虑和无奈,他们谴责中国的过度开发导致下游地区干旱、水灾和环境恶化。

One thought on “加勒万河谷与“大博弈”时代”

Leave a Reply